文化维西——栗地坪

文化维西——栗地坪

维西一中 余騠

在维西塔城戈登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古人类化石,说明在很久以前,维西就有人类居住繁衍。在香格里拉迪庆州博物馆观赏了那些关于古人的陈列物,很自豪。

但遗憾的是,维西几千年历史,很少有经典文献记载。想想也是,古代繁华之地在北方,南方是蛮荒之地,就像野人居住的一样。森林茂密、地势封闭。生产落后的维西,就像一个孤岛。只有在战乱年代,才会有远方躲避战争的人远徙来此,寻一方清静。

维西以傈僳族为只要民族,根据李汝春老师编著的《迪庆民族文化概览(维西卷)》的描述,傈僳族先民大约从汉代至南北朝时期开始迁徙到维西一带。至今约1500年至2000年历史。当时称“卢蛮”。后来,唐代后,叫“乌蛮”,也有“施蛮”“顺蛮”之称。一直到清朝,傈僳族先民都以刀耕火种、打猎采集为生,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。唐代左右,藏族迁入维西,宋元前后,随南诏国、大理国把维西纳入范围,普米族、白族也迁入维西。再后来,丽江木氏土司政权与吐番争夺地盘,纳西族开始进入。直到清代中期雍正乾隆时期,汉族人才进入维西为官当权,汉文化也融汇入维西。明代有朝廷官员、江西学者敖元被贬谪流放到维西厅,因为木氏土司的干预,只到了丽江,就在三年后被遣返回去。著名探险家、地理学家徐霞客到丽江也被限制未能到中甸维西旅行考察。这也不能不说有些遗憾。

乾隆三十四年(1769年),湖北人余庆长被派到维西任维西厅通判,其弟弟余庆远随哥哥来维西,写下《维西见闻纪》,这是一本研究维西最权威的书籍。很多风土人情。民俗文化都源自余庆远的《维西见闻纪》。

书店买不到这本书,还好现在网上购物很方便。到当当网淘一下,买到一本《维西见闻纪研究》,是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邓章应、白小丽和著的。不但有原文,还有专家的考究,我这个书虫当然高兴异常了。

傈僳族的祖先有学者认为是北方的羌氐族,经过大规模迁徙,经西昌一带来到维西,但维西气候适宜、地位重要,是兵家必争之地。特别是藏族势力吐番与木氏土司家族争霸的要地,所以后来再次历经百年混战,渐渐有傈僳族迁往怒江等地,有的顺澜沧江而下,到保山德宏安居,甚至到了缅甸一部分。但维西始终被傈僳族学者认为是傈僳文化发源地之一。前一段时间,维西庆祝傈僳族自治县成立三十周年期间,举行了一次傈僳族文化寻根之旅。包括日本、缅甸等国家和地区的傈僳族学者专家来维西交流探讨,反响很大。

话题回到栗地坪上来。栗地坪是维西的一个代名词。也是阻拦维西人的一道难以翻越的屏障。是囚笼的象征。不少家乡人教育小子总说:“你有本事翻出栗地坪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

栗地坪高3459米,在古人交通不发达的年代,更是难以攀越的高峰。马帮在山上行进还会遇到打劫的强盗,冬天会大雪封山。我1991年从维西一中考到昆明师范,是走出栗地坪的学子之一。多少像我一样的从山旮旯里飞出的金凤凰,走出栗地坪求学,还有多少家乡人走出栗地坪创业。有的学有所成,有的铩羽而归,有的求财成功,有的在外地安居,等等不一。第一次坐上我父亲当时单位县汽车队的东风牌大卡车,一路颠簸着,摇摇晃晃往栗地坪进发,我就很新奇。弯弯的道路已经不再是当年余庆远先生来维西时的样子了。

《维西见闻纪》对维西道路有四篇,其中栗地坪是首篇。

“栗地坪,在城东四十里,适维西之路经焉。高三十里。峻岭重复,缘溪为径,如阶如梯险仄逼人,乔木壅蔽,昼不见景,云岚往复,常多雨雾,虽盛夏天晴,必衣裘衣。九月雨雪。冬春之际,则积雪一二丈。”《滇西闻见录》“雪”条:“丽江冬、春时间有微雨,山上即成雪,中甸、维西冬月以后,雪大封山,行旅竟不能通。”

文献中的栗地坪,树林茂密,白天也隐天蔽日。就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维西大量砍伐树木,虽然增加了财政收入,却破坏了森林。现在有些地方一派荒凉。维西是茶马古道的重要枢纽。“维西”原来叫“临西”,有西临近吐番境之意,后来改为“维西”,意维系西藏。清初学者倪蜕在《滇小记》中记载,云南通往西藏的道路总共有三条,其中两条在维西。经过维西进叶枝巴迪上德钦(以前叫阿墩子),进藏。还有就是经过丽江外塔城进入维西其宗,上奔子栏,进德钦入藏。

回来维西的时候,被大学封山只好绕道攀天阁的经历不少。现在交通有了发展,去香格里拉有二级路,有些路段正在建设,去兰坪往大理也即将修二级路。栗地坪,被孤立开了。

现在的规划是从栗地坪肚子里打通一个三千多米的隧道,直达丽江鲁甸。

回忆起来,栗地坪给了我多少怀想。

回来到拖枝中学工作后,陆陆续续到栗地坪春游过几次。三四月,杜鹃开了,映山红艳了,草坪就像绿色地毯。潺潺小溪里,我们捉鱼,还有娃娃鱼。端午节的栗地坪,最热闹。丽江鲁甸、巨甸的纳西族同胞来山上,维西永春的老乡也去,拖拉机叭嗒嗒,人山人海,若赶集。有人忙着做生意:卖凉粉、米线、饵块、方便面的有,卖零食饮料的有。有的少数民族歌手,甩几嗓子山歌情调,青年男女可以相处恋爱。

有一次,我和同事蜂老师包一张卡车,把五十六班四十几位学生带到栗地坪春游。现在想想都怕,安全重于泰山的今天,学生春游是奢望了。有时,老师们去寻觅春天的踪迹。

栗地坪,维西人走出大山的桥梁,也是维西人天然的公园,休闲的好去处。

栗地坪水库,现在建在我的家乡庆福,更增进了我对栗地坪这个地方的向往和怀念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