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爱无言

母爱无言

维西一中余騠

友谊如同佳茗,一口你就品出了它的清香;而亲情,置身其间,犹如饮一杯泉水,往往忘记了去品味那份甜蜜,那份温暖。可是当你离开生长的地方,梦中回望,才知道最难割舍的还是那份血肉亲情。

自小我就体弱多病,母亲很少叫我干家务。上了初中,脑神经衰弱的我一看书就头疼,只好休学在家。我想:哪怕力气小,也要帮母亲做点什么,为她分点忧就好。可她总说:“多看书,你这体质,不是那看农活的料。能读书有出路最好!”朴实的语言,伟大的母心。

早晨起床,母亲早已外出干活了。母亲从来不叫我们起来跟她一起上山下地。等我们兄妹起来,做好早点,母亲已经背柴回家了。我不好意思赖床了,慢慢扫地、喂猪、喂鸡和做饭。再慢慢等母亲回家。待她背着沉重的柴火或者松毛回来,我摆好碗筷,默默地看母亲拿毛巾擦拭额头晶莹的汗,等母亲洗漱完毕,做到桌子上,接过我递给她的筷子,脸上显出无比欣慰的样子。有时还会夸赞几句儿子懂事了。那时,我更惭愧了。自己做的这点怎么能和母亲相比呢,都怪自己孱弱的身体不争气。

有一天早上,我早早地穿好衣服,一听到母亲出门的声音,便跟了出去。她略带责备更是爱怜地说:“能帮我喂猪做饭就不错了,别落下功课,明年复学跟不上。”“没事,劳逸结合,调节紧张的神经。”她无语了。

到了山上,倔强的我不服气似的装了满满一篮子柴。初始时还不怎么累,可快到家门外五十米左右的小山坡,感觉腿不像长在自己的脚上,直打颤,小腿肌肉突突地跳过不停。每走一步都挥汗如雨。母亲说背不动算了,丢下一半,下回再来。九头牛拉不回的我使者性子往上挣。忽然脚一软,连人带柴滚到母亲面前。她只好迅速放下自己的柴,一边埋怨我太倔,一边把我背的柴捡拾起来往她的篮子里装。还着急地问我有没有摔伤。

看着母亲背着山一样的柴爬坡,我感觉那些柴不是加在她的脊背上,而是加在我的心上。

复学后,我一直努力。懈怠时,想去母亲的话语就有了前行的力量。后来,成为了一名中学语文教员,除了假期无法回家,可母亲自己常常跑到学校来看我。有时带点腊肉、青菜,我和妻子在拖枝中学养猪,她还带来猪草。母爱无言,除了感激,我还能说什么。这也许就是母子连心的亲情。

于是,我又想起了两个关于母爱的故事。

一个故事是一个游子与母亲的。游子探亲期满后离开故乡,母亲送他去车站。儿子的旅行包忽然断了。开车时间快到了,该怎么办?那位母亲急忙从腰间解下裤带替他捆好。由于又急又用力,母亲涨红了脸。儿子问,母亲奶奶怎么回家,母亲说,不用急,慢慢走。

后来儿子一直珍藏着那根裤带。一直在想没有了裤带的那天,母亲是怎么走回几里山路回家的……

另一则故事发生在犯人与母亲之间。探监时间到了,,一位山区老母亲来看儿子,在别人五光十色的珍贵礼物中,老母亲带来的是一个白色布包。里面全是已经炒熟了的、早已剥了外壳的葵花籽仁,就像白花花的小麻雀的舌尖,堆成小山。

儿子接过时,手是抖动的。母亲无语,以衣袖拭去儿子脸上的泪。她为了千里迢迢来看儿子,卖掉了心爱的母鸡和小猪。而来此之前,不知为而字爱吃的葵花籽嗑了几个黄昏黑夜。

儿子泪流满面,扑通跪在母亲面前,他的灵魂彻底忏悔了。

说完母爱的故事,你不觉得亲情也是一杯烈酒,那种芳醇足以沉醉你的一生么?母爱就是一个把你承受不了的柴放在背上的背影;就是一根紧急关头拴在你背包上的裤带,可以为你急,却忽略了自己的急;就是一堆嗑好的葵花籽仁,能感化一个迷途的囚犯。

母爱就是一张网,无论你走到哪里,都逃不出它的包围。那些平凡的点滴,如一张零存整取的存单,是你一生最宝贵的财富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