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珠行·学友情

巴珠行·学友情

前几天,松花同学把我拉进初76班微信群。接着,爱情同学开始邀约周六去塔城巴珠聚会。因为玫瑰花,巴珠很让人向往。

我开始向同学们说不去了,你们玩好。后来,想想妻子在天天乐加班,我一个人睡觉或者上网,不如和同学出去看看。

初中,是一辈子最纯真的年代,同学情淡如菊又深似海。

姨妹去精准扶贫调查,侄女需要接,我本来九点半就可以下课,正赶上建梅他们买菜的伙伴,现在只好等到十二点以后了。

把侄女接回家,打电话给华,说已经到塔城了。说文辉在后面。联系文辉,说等庄子。我早课太多,躺在沙发上养神。快三点,文辉来电话了。

到厚德购物前面,庄子的车停在公交车位上,还有一位同学健康。真高兴!

四个人慢慢往塔城赶。

 

二十五年了。多少同学至今尚未谋面,有的不知这辈子能否相见,人生有时真的很无奈。

都是四十上下的人哪,当起了顶梁柱,上有老下有小的拼着。难得就这么一个周末,一小部分同学相约到浪漫之地巴珠享受短暂的时光。庄子头发白了,脚有点痛风。大伙都不容易。文辉前段时间维西一中老前辈、抗美援朝英雄艾裔里老师出殡那天送葬一起回来。坐在松林里,看杜鹃花白,树叶青,促膝而坐,多年不见,我们淡淡交谈对视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我考入维西一中分到72班,因为脑神经衰弱休学,才又认识了你们,76的伙伴们。缘分把我和你们拴在一起,度过了难忘的三年。很多记忆渐渐淡去,又有多少画面定格在眼前。

昆明师范回来到拖枝中学,蜗居乡村,天各一方。郭子从大理师专中文系毕业分配到拖枝中学,在我那吃饭,肉也不吃的他精瘦精瘦的。爽朗的他和我做了一段时间同事,调入维西一中,现在又是同事。松花也是,在拖枝见过,到一中共事,她去了三中,我也去支教了一段。算是相对有缘了。谢谢你,拉近76家园。

到巴珠已经四点半了。

身为医院院长的华在河边等我们。走进山庄,有的在打麻将,有的在靠河边的廊子上休闲。艳华,和双站在那里欢迎我们的到来。他们跟我开玩笑,说老余点名。我笑笑,不做声。她们知道我的脾气,三年同窗,没有说过几句话,但也不代表没有同学情。艳华圆圆的脸依旧,我依稀看见二十多年前那个扎这羊角辫的丫头。双哪,真认不出你了,但仔细回想,倒也忆起来了。

建梅瘦了,单薄的身子跟大多数发福的伙伴相比,你身体堪忧。注意保重自己,我在心理祈祷。

兴哥和松斗地主喝啤酒。松哥已经全身发红,大家说你人才好,你骄傲地说,我比你们女同学皮肤好。

多年不见,真幸运在这个下午能见到几位。我不知该说什么,秋荣,一个宿舍睡过多少的舍友。依然黑黑的,只是壮多了。

没有时间到村里看玫瑰了,就这么坐一会,听山泉欢歌,似乎为多年弟兄姐妹团聚伴奏。山野青青,环境清幽,看看大家的容颜,一起吃点零嘴,吹吹山风。

文辉换下满脸通红的松哥。

休息一会开始吃饭了。庄子只能吃点白菜,委屈你了。病恹恹的伙伴个人有自己难念的经。不在乎吃什么,彼此能在一起坐坐就很幸福了。我想,你们也这么感觉吧。

怎么说也得留个影吧,尽兴喝酒的文辉饭半天也没有吃好,大家站在河畔的坝子闲话。

聚齐了,女生坐在前排,男生在后排站立。作为家属的兴爷媳妇和松花老公拿着手机给大伙拍照。咔嚓嚓,一个美丽的瞬间定格下来了。坐上车,各自回家。

到家,欣赏合影,群里的姐妹流露了羡慕的心声。真的,下一次聚会,又将是哪几张面孔,一切难以预料。

只愿大家安好,多聚首。续写同学情感传奇。

正如自刚发在群里的图文所说:“同学是一张不变的照片,虽然泛黄,啊我们心里却依旧如新。”

不论贫富,无关职位行业,同学是一笔永不贬值的宝藏。

稀稀拉拉写几个字,只想把一个平凡的周末因十五位同学相聚的日子变得真实可见。

一篇小文,等待大家怀想我们那些曾经远逝的青春,延续淡如水却绵长久远的学友之情。

发表评论